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南平频道> 南平新闻 > 正文

景德镇治疗近视需要多少钱,景德镇治疗高度近视,景德镇治疗近视费用

2017-11-20 05:14:12  来源:闽北日报  责任编辑:吴杨珠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金色拱门下,已无新鲜事

  陈卓

  早已司空见惯的拱门,突然在互联网上变成热门景点。这是中国刚刚发生的一件奇怪事儿。

  拱门矗立在快餐店的屋顶和广告招牌上,而拱门之下,它的东家正在经历一次蜕变——工商信息显示,“麦当劳(中国)有限公司”最近变更为“金拱门(中国)有限公司”。

  短短三个字的变化丢进今日复杂多变的经济浪潮里,掀不起什么波澜。2016年,麦当劳就宣布“在中国市场引入战略投资者”。今年1月,国有企业中信股份和私募股权公司凯雷集团以20.8亿美元收购了麦当劳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业务。8月,双方业务交割完成。前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关于这次收购的报道,都算不上什么热门话题,直到10月12日,新公司完成“证照层面”的改名。

  从“麦当劳”到“金拱门”,三字之差在舆论场激起朵朵浪花。人们怀着复杂的心情,审视着这个突然拥有类似“沙县小吃”风格名称的“洋快餐”。夹杂着一丝得意的嘲讽段子,塞满了那个金色的拱门。

  其实,拱门还是那个拱门。新公司宣布,除了证照层面的变化,餐厅名称等不会改变。跨过那道拱门,昔日的“洋快餐”只是完成了一次股权的本土化,仅此而已。

  从这个层面看,这样的改名即使算不上司空见惯,也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就在金拱门前人声鼎沸的时刻,苹果公司宣布,即将推送的三大系统和相关应用程序中,原本全球统一的英文命名,将首次出现对应的中文译名。这样做的用意,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中国消费者”。

  如果经济全球化是一种浪潮,那么中国正立在潮头。广阔的市场和不容忽视的力量,正在吸引着来自全球的资本和商人。可以预见,未来还会有许多公司像麦当劳和苹果一样,用不同的方式跨过那道本土化的门。问题是,站在一旁的国民,到底如何看待这道“门”?

  中国第一家麦当劳餐厅于1990年在深圳开业。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社会人类学教授阎云翔在他所做的民族志调查中发现,那时的麦当劳在许多中国人眼里“代表了美国文化与现代化的承诺”。这里被视为现代、卫生与责任式管理的楷模,人们在这个以节省时间为目标的快餐店里呼朋引伴,待上个把小时消费外国饮食。1994年,北京王府井麦当劳餐厅将因商业开发而搬迁的消息,甚至在世界各地的报纸上引起波澜——那时,这个原定租期20年的餐厅刚开了两年。人们普遍认为,在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麦当劳,“其他企业也很难以幸免”。

  那时的中国和世界之间,也隔着一道与今日类似的“门”,只不过门上镶嵌的,是一块由经济和社会发展巨大差异造成的凹凸镜,门内门外的世界,都被扭成奇怪的模样。

  而如今,世界的一切都在被抹平。汉堡包不再因为“洋”而被视为“现代化”象征,金色拱门底下也已少有“西洋景”。

  这道门所见证的,是中国正在以更平等的姿态步入全球化浪潮中。

  能配得上国家平等姿态的,只有每个国民平等的心态。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无论是外国企业走进来,还是中国企业走出去,都是一个个经济个体作出的选择。我们可观察,可祝福,却大可不必拿着老套的放大镜将他们无限放大。

  一个不能忽视的简单道理是,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不是一场方向恒定、一成不变的迁徙,而是各种资本和机遇在全球范围内的肆意流动。重要的不是中国的某一项技术或者某一家企业“横扫”国外,也不是外国的某一个机构“慕名”来到中国,“跪倒”在令人折服的发展成就面前。中国的壮大,已经不需要这些注脚来凸显,我们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持续发力并保持强大的吸引力。

  开放是改革的应有之义,今日的开放更应让我们思考如何让改革继续,比如政府的审批制度改革是否已经适应全球化的脚步,金融体制改革是否足以抵御全球化带来的风险,以及市场经济体制是否已经完善到可以完全与国际社会对接。

  相比空洞的呐喊和无谓的狂欢,只有实实在在的改革才能消除更多的障碍,让越来越多与世界连通的拱门,出现在中国的土地上。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